<sub id="iwgek"></sub>

    1. <menu id="iwgek"></menu>
    2. 資訊中心/Information
      故事萬乘
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資訊中心 > 故事萬乘

      《榕城》

      發表日期:2022.11.01

      這篇文章獻給疫情籠罩下的萬乘同仁們,希望大家堅定信心,萬乘就是我們的大榕樹,是棲身的港灣。咱們一起度過艱難的日子,看陽光灑落,乘蔽陰涼。——福州萬乘張訓輝

      想起老偉上次來福州說過一句話:被困在這江南煙雨中。

      上次被是因為老偉很久沒來福州,我和旋臨時起意,忽悠著老偉就來了。這會兒的鼓樓恰如其分的下著小雨,雨落的很輕,落在路邊的榕樹上、花圃里、街邊的灰瓦飛檐下,落在我的肩上。水珠沒能打濕衣裳,它就停留在肩上,錯落有致,晶瑩可愛,我就是它棲身的港灣。身邊的榕樹上匯聚著更多的水珠,順著枝椏一直延伸到垂落的細滕(氣根),那是榕樹的長發,直到發梢的位置都被雨水包裹,凝聚出一枚枚水晶一般的小生命,欲滴落,欲留戀。榕樹的儀態被這些小生命點綴,更加靈動活潑,像是剛出浴的美人,讓人垂涎欲滴、大飽眼福。

      有朋至遠方來,一場春雨,就是最好的迎接儀式。

      與老友二人走在鼓樓的街道上,頗有感慨。鼓樓是有記憶的,而榕樹是這些記憶的載體。

      17年我和冰、舒三人因實習來榕,第一站便是鼓樓。軟件園大門前有一段很長的路,一直從公交站向上延伸,路邊盤桓著施工的藍漆鐵皮蜿蜒至一棵大榕樹旁。十幾米高的大榕樹,枝干展開猶如擎天臂膀,托起了這片天,雨水不能落下,凜風不能動搖!立身正,扎根穩固,比起青年的朝氣蓬勃,更添了幾分壯志凌云的厚重感。根立大地是炎黃子孫的一脈鄉情,托舉天空是華夏兒女從洪荒傳承下來的責任與擔當。三人行至此處,矗立駐足,不由感慨:路途難走,面試有這般磨難,前途浩淼,需得堅定心神??!像這榕樹般,腳踏實地。立,便是行的端正;伸開臂膀,便能擁護家庭;心之寬廣,像是他冠幅廣展一樣,讓雨中的我們棲息,不問來處,不問歸處。這一棵榕樹深深的扎根在我的心里,我可以用血液去滋養,用血肉揉做土壤,我可以在精神里構建一個更加遼闊的世界,去包容他,讓他不再孤單,于是我也便能撐起一片天地。

      說起鼓樓,有很多值得我去回憶的地方:軟件園后山的棧道、玫瑰山莊的爬山虎、西湖公園的郁金香和菊花展、金雞山的魏杰故居和周圍粉雕玉琢的梅花.....太多太多的記憶,哦對了!福道的長廊棧道也搭建好了,長長的棧道盤踞在山崗深處,圍繞整座山群足足有十幾公里。群山和棧道像是纏綿在一起的愛人,溫情脈脈,卻也落落大方!坐落在福道下方的玫瑰山莊又開滿了三角梅,粉的紅的艷麗大方。還有我們不常去的三坊七巷,漆白的圍墻連片而建,搭蓋著灰瓦和飛檐,徽式建筑在這里有著旺盛的生命力,一里長的牌坊街都是有著歷史的韻味彌散芬芳。沿街的商鋪照著模樣打點裝潢,福州老城區的湯餅果粉出現在各家店里,對來榕的游客說道:這就是咱們虎糾,是咱們鼓樓的三坊七巷哩。

      心中的榕樹發芽,同時被滋養的還有我的鼓樓情結。時常會想起一首歌:我在鼓樓的夜色中為你唱花香自來。那是南京的鼓樓。福州的鼓樓除了有花香之外,還有我太多的思念、記憶,以及漸漸濃厚的情懷,甚至心結。

      壬寅年十月,灰蒙蒙的云層籠罩了榕城上空,一層疊著一層,讓人喘不過氣來。地面上偶爾兩滴雨點預示著,將有滂沱大雨降落。云層挨著相互推搡擁擠,狠狠的在蓄勢著更加洶涌的勢頭。整個榕城被壓的喘不過氣,人們望著天空,眼看大地,吶喊著雨水若來快走,冬季的雨水刺骨寒冷,人們都不希望它停留太久。

      在天空壓抑到極點的時候,云層的相互爭斗達到了頂峰,這場爭斗有了結果:疫情在榕爆發,起點便是鼓樓。短短一夜之間,疫情的滂沱大雨降落在了榕城,降在了鼓樓的夜里。全民核酸、排查密接、公布軌跡,安撫民眾,一系列措施陸續展開。27日,政府倡導居家辦公,我們也在開展動作:安排設備、細化流程、報備甲方、溝通員工,直到正式居家。

      昨日,接到防疫辦應急指揮部的通知,詢問軌跡、做流調。事發突然,下午很多同事收到了隔離的通知,在疫情面前,我們柔弱的像一株幼苗,任雨點拍打,風亦摧殘。能做的就只有配合防疫,穩定心神。有些同事去了酒店隔離,有些去了更遠的閩清方倉,我還不知道自己會去哪。昨晚焦慮了很久,隔離的東西都已經收拾得當,等待電話通知,直到夜里12點。老付說讓我別睡,但好像我的身子因為疫情變得羸弱,堅持到12點全是因為靈魂還足夠強大,也許是因為我的精神世界里住了一棵大榕樹,上舉蒼天,立足大地根本,才能堅持。

      很多人在說,什么時候會接到電話,我們該去向哪里。昨晚還接到了爸媽的電話,問了我在福州的情況,心里有些酸楚,但也告訴他們實際情況。非是不想讓他們放心,而是福州的情況不需要隱瞞,榕城是立足在大地上的榕城,立的正就不怕風雨。遠出家門的游子,如果連這點風雨都不能抵擋,那什么才算是頂天立地呢,又怎么能說自己心中有樹,承載天地呢。

      也有朋友在說,疫情過后最想做的事是什么?

      我想再去一次鼓樓,去看看鼓樓的山,走一走棧道,回到玫瑰山莊休憩。十一月的菊花展應該要開了,我想再去看看,問一問鼓樓的好友去不去金雞山喝花茶,去三坊七巷看街走巷。去看一看那一棵立在那的大榕樹。

      壬寅年立冬要到了,華夏大地上,螢火蟲般迷茫的人們,在渴盼著拐點,渴盼著一株巨大的蒼天榕樹為我們遮蔽。這株大榕樹,有著擎天的軀干手臂,展開臂彎,把天地收攏,把人心安定。

      冬終會盡,春暖花開,愿山河無恙,人間吉祥。

      來源: 福州萬乘 張訓輝
      <sub id="iwgek"></sub>

      1. <menu id="iwgek"></menu>
      2. {关键词}